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盛寵非君莫屬
盛寵非君莫屬

盛寵非君莫屬 蕭無雙 著

連載中 非墨飄渺 空間玄幻驚悚懸疑種田

更新時間:2018-07-27 15:27:32
主人公叫非墨飄渺的小說是《盛寵非君莫屬》,是作者蕭無雙創作的玄幻修真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上一世只顧治病賺錢安分守己的小財奴,百草堂的天才煉藥師飄渺,被因情生恨的小師妹暗中設計殘害,走火入魔之下,死于上古兇獸窮奇爪下。強大的靈魂借靈泉之力重生于盛家七小姐,盛戈的身上。外貌丑陋,毫無半點靈力的廢柴七小姐,體內竟被人用封火法印封印著上古神獸——九尾狐。野性難馴心性驕傲的九尾狐,又豈是一個小小的封印能困住的。名義上的爹爹意圖用煉魂之術剝奪她的神識控制體內的九尾狐,傲嬌毒舌的小玉弟弟揚言要帶她闖蕩江湖。就連逃亡路上,半路遇到的神秘強大的傭兵非墨,也執意要收她在麾下混飯吃。其實,重活一世,她只想安靜的做個丑女子。...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跳轉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原以為重活一世,不會與盛家扯上半點關系,沒想到兜兜轉轉,居然還是到了盛家的地盤。

躺在床上靜養了幾日,飄渺,哦不,現在她應該叫盛戈。扯了扯身上漿洗得有些泛白的粗布衫,瞥了一眼一身絲質長裙的綠蕓,盛戈心里的小算盤又開始噼里啪啦的敲著。

一個丫鬟一月的俸祿是兩文錢,而她身上那件煙云錦雖然不是上等貨,但一尺也要十兩銀子。以一個丫鬟的俸祿,又怎么可能會將這么多銀子穿在身上。

想到昨夜出去找茅廁時偶然遇見的一幕,看來,她的這個丫鬟和那個黑臉侍衛,早就暗地里私通在一起。回想起兩人昨晚的對話,這盛戈死得也甚是憋屈。

竟是因為對那俊侍衛暗生情愫,卻無意間撞見丫鬟和侍衛的Jian情,萬念俱灰之下,跳水自盡。

她會重生在這七小姐身上,大抵是因為這靈泉寺的靈泉與鳳嶺山上的泉水一脈相承。

佯裝稱病躺在床上靜養幾日,趁著夜間出去溜達的功夫,盛戈也漸漸清楚了自己的處境。自己現在所在的地方,乃是位于匯靈城城西的靈泉寺。而盛家七小姐因自出生便被巫師判定命格詭異,命途多舛。體內更是帶著一股邪氣。

自小接觸過她的人,頃刻間便被燒成灰燼。為了守護一方安穩,盛家家主大義滅親,但念其為親生骨肉。無奈之下,只得將其囚禁在這寺廟中,希冀借靈泉的浩然正氣壓制她體內的邪氣。

這借口,還真***冠冕堂皇。她若是真的盛戈,估計此刻也會感激涕零了。可惜,她是盛飄渺。

是盛家前任家主的獨生女兒,盛飄渺。

捏著指尖那枚土黃色的藥丸,這是她這些天偷偷制作的簡易***。因為手邊沒有合適的藥材,她能用的除了那個叫綠蕓的丫鬟每日端來的苦藥外,再無其他。

那藥表明上是給她調理身體,可里面的藥材卻盡是洗髓伐骨的寶貝,如果她沒猜錯,過了十五,這條小命怕是也要一命嗚呼了。

上古神獸九尾狐封印在她體內已有十五年,二者的精氣魂魄已然融為一體。而盛家的守護神獸是朱雀。只可惜神獸就是神獸,又豈是凡人能隨意驅使的。降服不了神獸,盛家那個男人勢必會將目光轉移到她身上。聽那兩人偷偷提起,這再過幾日后便是四大家族十五年一次的比武大會。

這次大會,正是這幾大家族暗中較量,爭奪頭籌的好機會。想到那個黑臉侍衛含糊不明的那句話,盛家這次,怕是想利用她來奪勝。或者說,是利用她體內封印的九尾狐。

哼哼!可惜,她不是那個任人搓扁的盛戈,她是百草堂的女藥師盛飄渺。

匯靈城,盛家主宅。

“少爺,老爺請您去一趟議事廳。”

“知道了。”

緊閉的沉重檀木門被人從外面緩緩的推開,映入眼簾的是一身火紅的裝束。

眼前一身火紅皮衣的美少年,看上去不過十三、四歲,銀月般的小臉,姿態閑雅,孤高。火紅的長發用一根緞帶松松的系在腦后,襯著珍珠白色的脖頸如詩意般光澤。

近乎火紅的瞳仁如紅寶石,泛著明亮奪目的光芒。長長的睫毛在小臉上落下誘惑的弧度,偶然抬起,屋里的人不由的呼吸一緊,好一張翩若驚鴻,傾國傾城的容顏。

世人道“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眼前這張臉,比起那第一美人絳凌絲毫不遜色。也難怪江湖中會用“陌上人如玉”來指代盛家的這位九公子,盛陌玉。

“父親,你找我!”

面如表情的站在眾人面前接受著他們肆無忌憚的打量,看著眾人眼中的驚艷,眼中的厭惡一閃而過。少年公子盛陌玉彎腰行了一禮,便抱著雙臂站在盛家家主面前。

“玉兒,這次的比武大會,我要你代表盛家出戰。”

盛陌玉雖不是盛家的長子,卻是盛家家主最為寵愛的兒子。因其天資聰穎,資質極高,年僅十二歲便步入地師,如今已修煉到地師五級,是眾人眼中羨慕嫉妒的天才。在加上有盛家的庇護神獸朱雀的偏護,年輕一輩中能與他打成平手的,估計只有楚家那位無雙公子了。

“是。”

似是早已料到父親會有此舉,盛陌玉的臉上不見半分驚訝亦或是喜色。榮寵不驚的態度顯然讓盛家家主大悅。單單這份氣度,就是其他幾子所望塵莫及的。

“去吧!好好準備。”

“是,孩兒定不負父親的期望。”

火紅的身影消失在門后,眾人才從方才的驚艷和震驚中緩過神來。家主他,怎能將如此重任交托在一個十三歲的少年身上。

“家主,老朽覺得此舉不妥。”

站起身欲抗議,卻見盛弒天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眾位的擔憂,盛某自然清楚。不過,眾位是不是忘了。我們盛家手中除了神獸朱雀,可還握著一張王牌。”

“家主的意思是?”

“在座的都是活了百余年的人,對于煉魂之術想必并不陌生。這十五年,那畜生的魂魄與那個小賤種漸漸融合,只要再催動煉魂之術。即使它是上古神獸,也一樣可以為我所用。”

明知道盛弒天口中的小賤種,是他名義上的女兒,是個活生生的人。可在場的人卻無一人出聲反駁,反而因為他的這番言論激起了內心的貪欲。

在眾人的利益面前,別說一條命,就是千萬人的Xing命,都在所不惜。

就在眾人得意洋洋的憧憬在那丑陋的陰謀中時,沒有人注意到原本緊閉的檀木門外,一抹火紅的身影一閃而過。

猜你喜歡
  1. 空間小說
  2. 玄幻小說
  3. 驚悚懸疑小說
  4. 種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我愛我色網_廁所偷拍在線視頻_俺來也官方網站_先鋒影音資源網站5qlu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