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短篇 > 豪門禁區:錯嫁邪魅少東
豪門禁區:錯嫁邪魅少東

豪門禁區:錯嫁邪魅少東 永生 著

連載中 莊藍洛夏小沫 耽美民國娛樂圈穿越

更新時間:2018-07-31 16:01:49
主角叫莊藍洛夏小沫的書名叫《豪門禁區:錯嫁邪魅少東》,本小說的作者是永生所編寫的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她只是一個普通的清純女子,懦弱,而他則是家族的賴皮總裁,當她遇見賴皮總裁之后,她會承擔什么?在愛與恨之間,她會做出如何的選擇?在步步的逼迫與無奈中,她會如何選擇生活?賴皮總裁,多金男,高干公子,豪門公子,在眾多的男人糾葛中,她應該如何面對這些表面衣著光鮮男人們的不斷追求。...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第五章夜色下的酒吧女

這一天,夏小沫哪里還有半分的心思工作啊,似乎是感受到了夏小沫內心中的憤怒,陳風并未再找夏小沫什么麻煩,只是在離開副總裁辦公室的時候看了夏小沫一眼,似乎表情變得冷酷起來,夏小沫一時之間似乎有些接受不了這種巨大的反差。

回想起剛才陳風的老道和粗獷,夏小沫想想就有些后怕,夏小沫骨子里還是一個傳統的女人,而從小家庭的破碎,后媽的打罵似乎在夏小沫幼小的心靈里留下了極大的陰影,對于自己未來的丈夫,夏小沫不希望那是個花心的男人,而是希望找個老老實實過日子的男人,但是似乎造化弄人,自己剛剛工作就遇上了如此的上司,這讓夏小沫以后如何在這里繼續工作啊。

夏小沫在秘書室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之后,機械的邁著小小的貓步不自覺的向前走著,而每一步似乎都有著千斤的重量一般,但是夏小沫依舊向前走著,緩緩的走到了電梯門口,策劃二部和銷售二部的同事們見到夏小沫之后,紛紛上前跟她打招呼,以后會跟他們接觸的很多,作為副總裁身邊最為親近的人,夏小沫當然是被眾人捧在手心里了。

“夏小沫,你今天這身衣服好漂亮啊,在哪買的啊?”

銷售二部的一般是以女性居多,在看到夏小沫的衣服有些新穎之后便找了這個話題來恭維夏小沫,在銷售部中,一般出頭也是極為困難的,除非你有極大的客戶可以為你加上不少的分,但是年輕一輩中很少能有這樣的關系,那些大型的客戶一般都是元老級人物的老客戶了。

“額……就是在商場買的,今年還算是流行的。”

夏小沫明顯的就是有些應付,似乎是感覺到了夏小沫此時心情不好,便沒有了人再去上前問什么問題了。

“難道是被副總裁批評了?”

這個時候大家都在想這樣的一個問題,但是似乎沒有人敢說出來,似乎在私下里也不會有人說點什么的。

這就是權力帶給人的變化么?似乎是想到了這一點,夏小沫在心里開始想了起來,作為副總裁的秘書,縱然是風光無限的,但是每天要是都在忐忑中度過,恐怕就有些得不償失了,夏小沫想辭職,不想在這里上班了,想要逃離陳風,但是似乎很難……

新城是一個夜生活極為豐富的地方,在夜里,街道兩旁的霓虹燈下,似乎白天不開門營業的很多場所都在霓虹燈開啟之后全都開門迎客了。

而這些地方通常都是在夜里寂寞的男男女女來消遣的地方。

陳風悶悶不樂的將自己的越野座駕交給一個侍者之后,一張百元大鈔頓時遞了上去。

“先生您請進。”

面對自己的財神爺,侍者當然是要小心對待的,在將陳風引領著進入酒吧之后,侍者就忙著去停車了,而陳風則是一個人默默的坐到了一個角落里,叫了一杯在米國經常喝的雞尾酒。

雞尾酒濃濃的香味不斷的**著陳風的神經。

“為什么?我哪里配不上你了?在米國,有哪個辣妹第一次見到我不喜歡我啊?”

陳風有些醉酒了,而眼神似乎有些迷離起來,因為陳風已經在不知覺中喝了很多杯了,要不是陳風出手大方,連小費都是百元大鈔的話,估計服務員早就找人將陳風抬走了。

“不就是個打工妹么,不信你就是鐵做的,我一定要得到你!”

陳風有些迷離的醉酒之后滿嘴酒話的嘟囔著。

“先生,一個人嗎?不介意我坐在這里吧?”

一個身材高挑,衣著暴露時尚,化妝及濃,面容較好,似乎有些妖嬈的女人此時不請自來的坐到了陳風的身邊。

這個妖嬈的女人盯了陳風很長時間了,在看到陳風的出手大方之后,才下定了決心走了過來碰碰運氣。

“帥哥,不請我喝一杯嗎?”

似乎沒有得到陳風的回答,妖嬈女人有些臉色不悅起來。

“額……你是誰啊?我不認識你啊。”

“帥哥,不可以認識下嗎?人家可是很想認識你啊……”

妖嬈女人有些發爹起來,而陳風似乎是感覺到自己再次的回到了米國,在迷離中,似乎看到了妖嬈女人的**……

“服務員,上酒,都算在我賬上,給你錢。”

說著陳風手中的百元大鈔再次的到了服務生的手中,似乎在陳風的口袋里有掏不完的百元大鈔,妖嬈女人此時意味深長的笑了笑,終于等到了有錢大方的男人,她怎能不高興呢?

“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孫情,你叫我情情就行了,”

妖嬈女子率先介紹起了自己,而等了半晌,陳風依舊沒有什么感覺,似乎是有些睡著了。

“不要走……不要走……”

這種聲音不斷的在陳風的嘴中說了出來,而在米國馳騁在辣妹溫柔鄉里,那個放蕩不羈的陳風此時哪里還有半分威風的樣子。

“帥哥,你是失戀了吧?”

孫倩大聲的問道,而在這個時候,舞臺上已經開始不斷的有人上臺不斷的扭動起來,隨著時間和客人的不斷增加,舞臺上扭動身體的男男女女不斷的增加著,似乎想要將自己全部的能量都釋放出來一般,而男男女女的身體也在不斷的摩擦著,受不了小小摩擦的男女開始找地方解決對方的欲望去了。

“帥哥,我們去跳舞吧?”

孫倩似乎是被舞臺上的熱情感染了一般,身體也是在不斷的發熱,似乎此時到那個充滿活力的舞臺上扭動一番才可以發泄心中的情欲。

“啊?什么?你說什么?”

陳風漸漸的有些清醒起來,眼睛也開始緩緩的睜開,只是眼神依舊迷離……

舞臺上,陳風跟隨著孫倩的身體也在不斷的扭動著自己,在米國的酒吧里,似乎熱情比這里還要高漲,漸漸的陳風開始恢復了一些清醒,似乎是感受到了陳風的清醒,孫情不斷的靠近著陳風,而身體也在不經意間接觸到了陳風敏感的地帶。

在酒精的**下,陳風開始變得放蕩起來,那個放蕩不羈的公子哥此時又回來了,陳風漸漸的開始迎合著孫情,似乎是感受到那個高大,面容俊朗的男人此時欲望已經開始上來了,而那個堅實的肩膀似乎發出了無窮的男人魅力,孫情也開始漸漸變得迷離起來……

“啊……”的聲音不斷的在孫情的嘴中傳出來,而孫情手上的動作也并未停止,不斷的撫摸著陳風的敏感地帶,陳風這樣的風月老手似乎也毫不示弱,手也開始在孫情的身體上不斷的撫摸,孫情此時更加享受這種感覺了。

高大,帥氣,有錢,這樣的男人到哪里都是最受歡迎的,孫情也絲毫不能例外,這個有些寂寞的單身女子此時完全的將陳風當做了自己的依靠……

“帥哥,我們……我們走吧……”

在舞臺上,孫情和陳風跳舞跳得很是開心,孫情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這么熱烈的去和一個男人跳舞了,而這個男人還是一個陌生的男人,除了知道他有錢,出手大方之外,別的事情都是一無所知的。

孫情感覺自己的**此時已經被陳風徹底的激發出來了,但是這里又不是解決問題的地方,陳風在孫情的不斷撫摸下,身體也開始變得熾熱起來,似乎想要隨時的將孫情就地正法一般。

二人很有默契的手攔著腰的走出了酒吧,侍者趕緊的將陳風的車鑰匙遞了上來,陳風結果鑰匙之后并未前去開車,而是帶著孫情來到了酒吧旁邊的酒店來了。

板樓半抱著孫情走入了這家算是豪華的酒店,來到前臺,陳風和不耐煩的地再次的遞上了百元大鈔,前臺收銀員在看到百元大鈔之后,也顧不上跟陳風要身份證了,直接給開房了,像是這樣的顧客,沒有身份證也是可以入住的,因為有錢。開了一間套房之后,快步的走進電梯,很快到達了套房中。

房門未開,孫倩的扭動已經勾起了陳風的欲望。陳風當的一下踹開房門,薄唇已經迫不及待的附上了孫倩的兩片柔軟。一聲嚶嚀讓陳風意亂情迷,忍不住抱著她的手更緊了些。

“唔,你好壞啊,還沒打開門呢。”

孫情撒嬌的說道,而樣子也是極盡嫵媚,讓陳風頓時上升起來的火焰再次更加猛烈的燃燒起來。

“哈哈,著急了吧?”

陳風趕緊打開房門,進入房間之后,陳風什么都顧不上了,只是更加激烈的吻住了孫情,孫情似乎也和陳風一樣的感受,那就是身體中的**已經無法控制了,顧不上開燈,三下五除二的將自身的衣物全部除去,陳風粗暴的將孫情抱了起來,快步的走到了床前,似乎已經有幾天沒有和辣妹如此的爽快了。

在孫情的不斷**中,陳風的男人原始欲望被不斷的揮灑出來,將懷里的孫情重重的扔在床上之后,陳風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用自己男人獨有的東西進入孫情的身體中……

在陳風不斷的瘋狂沖擊下,“啪啪啪”的聲音不斷的回蕩在整個套房內……

陳風感覺自己再次回到了米國,再次回到了辣妹們那無盡溫柔的懷抱中,而夏小沫,那個純潔的女孩,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啊……啊……”的**聲不斷的在孫情的嘴中傳了出來,在聽到這樣的聲音之后,陳風再次的加速沖擊起來……

一番風云之后,陳風徹底的癱軟下來,似乎之前的欲望此時徹底的隨著那流淌的白色液體完全的釋放出來。

這一夜,陳風再次的恢復了在米國對付米國辣妹的超級表現,讓孫情不斷的進入到那個狀態,一夜的風云之后,孫情像是一個小貓一般,趴在陳風的胸膛上,再也沒有半分的力氣……

猜你喜歡
  1. 耽美小說
  2. 民國小說
  3. 娛樂圈小說
  4. 穿越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我愛我色網_廁所偷拍在線視頻_俺來也官方網站_先鋒影音資源網站5qlu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