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可知尋香人
可知尋香人

可知尋香人 簌簌一語 著

已完結 莫仁杰時湘 游戲驚悚懸疑玄幻武俠

更新時間:2019-10-29 09:51:15
小說主人公是莫仁杰時湘的小說叫做《可知尋香人》,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簌簌一語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虐情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結婚那日,莫仁杰告訴時湘。“莫太太,從今日起,我們在外是夫妻,在內便是仇敵。”時湘不在乎,她本就不是什么善良的灰姑娘,為了嫁給莫先生,她可以不擇手段。可沒人告訴她,嫁給王子的惡毒王后,每走一步都是血淚交織。甚至被丈夫當做玩具,送到別人……“莫仁杰,我是狼心狗肺的壞女人,你卻是冷心冷肺的無情男。你說說,哪一個更殘忍!”...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莫仁杰,你的太太正在一個頂有趣的地方,你不考慮來看看嗎……”

——————————————————————————————

眼看著周圍的女伴個個被拉走,時湘的冷靜表情漸漸裂開了縫隙,逃跑的心情愈發強烈。就在她加快腳步,準備跑向門口的時候,卻被幾個人攔了下來。

“喲,這還有個落單的上等貨,不如跟哥幾個兒一塊玩玩?”

幾個男人奸笑滿滿地推搡著她,直接掐住了時湘的雙手,完全壓制了她的抵抗。

女人的臉色鐵青,“放開我,我不是你們能動的!”

“嘻嘻,兄弟幾個就喜歡玩調教系!”

她如一行青荇,任憑怎么掙扎,仍舊不斷隨波吞噬。

撕拉!

紅裙的肩頭被扯開,雪白的肌膚大片暴露,無數下流的眼光刺了過來。

時湘緊緊拽著裂口,近乎崩潰地躲避著一雙雙男人的手--就在這時,她發現大門口佇立著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冷峭、挺拔、高不可攀的背影,即使面上帶著黑金色的面具,卻擋不住英挺的五官--是他,錯不了!

正在時湘迫不及待想呼喚的時候,對方卻利落地轉過身,闊步離去。

于是,希望如星子,層層疊疊驟起,重重疊疊驟滅。

那一刻,她呆呆地站在原地,連偽裝強悍的力氣也沒了。

--

轟隆隆,深夜雷鳴,是要暴雨的前兆。

不一會兒,粗大的雨珠斷線般倒下,整個世界瓢潑哭泣。

莫家的大門緩緩推開。

時湘渾身濕透,破布般的紅裙掛在身上,勉強遮擋著一點肌膚。而她臉上身上布滿了駭然的青紫傷口,紅腫不堪,好似剛剛從地獄中爬上來。

她直勾勾地盯著沙發中的男人--一身柔軟的白色家居服,一捧暖黃色的燈光,男人靜靜翻閱著手里的書籍,一派歲月靜好。

事實上,他手邊那只黑金色的面具卻說明了一切。

扯動著腫破的嘴角,時湘癡癡一笑,“莫仁杰,原來真的是你。”

剛剛在門口出現,又棄她于不顧的人,正是他。

莫仁杰淡淡地望了她一眼,“別用這種冤恨的口氣和我說話,你不配。”

時湘不想解釋,她只是用喑啞破碎的嗓音,不死心地問,“我只要你一句話……剛剛,你有沒有哪怕一秒鐘想要救我?”

哪怕一秒鐘,你莫仁杰可曾動過念頭,想起我是你的妻子,不希望我被別的男人染指……你有,還是沒有?

正正地對視了兩秒,換來男人似笑非笑地勾唇,“時湘,你想證明什么?證明,我憐惜你……亦或者,我動了心?”

那是毫無遮掩的嘲諷。

“那個鐘晝剛一回國,立刻就來找你……別告訴我你們是清白的。”

瞳孔驟縮,時湘真正嘗到了一瞬間的天旋地轉,比起不久前拼死跑出來時更加心悸。

他,他知道了什么?

合上書,莫仁杰冷呵,“你們兩人真有意思,人前兄妹,人后成奸--時湘,你不嫌臟嗎?”

腦子嗡嗡亂想,良久之后,時湘恢復了如常的冷淡和平靜。

“抱歉莫先生,我不會再見他了。”

她忘了,壞女人從來不配人愛。

莫仁杰沒有再說話,望著女人赤腳緩緩上樓的模樣,留下了一串潮濕的腳印,深深淺淺。

他眼中染上了一抹暴雨將至的濃黑,在心口壓抑良久的慍怒不斷膨脹,令他沉呵一聲,“時湘!”

對上女人那張“五彩斑斕”的面孔,灼燒的怒意涌上心頭,令他每個字殘忍如刀。

“記住你的身份--你是我莫仁杰的女人,自愛一些!”

他生氣,是因為鐘晝那種洋洋得意的口氣,訴說著他不知道的那些引人遐思的“往事”。

他無力,是因為時湘寧可去求外人,也不來求自己。

哪怕她朝自己服一個軟,懇求寬限幾天,自己說不定就會……

想到這里,莫仁杰猛然回過神,不敢再往下想了。

扶著欄桿,時湘淡如云霧的笑了笑,什么也沒說。

她并不知道這些內里情衷,只是從心底的失望。

哀莫大于心死,真正的失望,來得永遠這樣悄無聲息。

小說《可知尋香人》 第六章 失望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游戲小說
  2. 驚悚懸疑小說
  3. 玄幻小說
  4. 武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我愛我色網_廁所偷拍在線視頻_俺來也官方網站_先鋒影音資源網站5qlu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