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帝女之再世為凰
帝女之再世為凰

帝女之再世為凰 千苒君笑 著

已完結 沈嫻秦如涼 暖婚鬼怪空間逆襲

更新時間:2019-10-29 11:44:38
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帝女之再世為凰》的小說,是作者千苒君笑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站為大家提供了這本世間有你深愛無盡小說的在線閱讀地址,感興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沈嫻穿越成了一個傻子,被趕出家門、毀去容貌不說,肚子里還揣了個崽!丈夫另娶新歡當日,她登門賀喜,狂打新妾臉,震懾八方客。沒想到新妾處處跟她飆演技——弱雞,就憑你?也配給自己加戲?渣男還想虐身又虐心——抱歉,從今往后,我沈嫻你高攀不起,縱使有一天你跪下來,我也會把你踩在腳底。還有那誰誰誰,別攔著我找第二春,謝謝。...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聽丫頭說,她臉上的傷痕太深,即便將來痊愈,也會留下明顯的疤痕。

這日清早,外面街上一陣熱鬧,敲鑼打鼓之聲不絕于耳。

丫頭跑出去瞧了好一陣熱鬧,跑回來唏噓道:“今個不知道是哪家辦喜事娶新娘,搞得好大排場啊!”

丫頭還道:“街上百姓們都跟著鑼鼓隊去瞅新娘子新郎官了!”

呵呵噠,還能有誰,當然是秦如涼二婚吶。她可掐算著日子呢。

這時小院外響起了說話的聲音,約莫是和前堂的大夫交談了幾句,聲音便傳到后院來了。

丫頭撥了撥爐子里的炭火,起身往窗外一瞧,便回頭笑道:“姑娘,那位送你來的公子到了。”

門口光影一掠,沈嫻瞇著眼抬頭看去。

一道頎長的人影緩緩走了進來。

此人身著錦衣厚袍,長發高束,看起來很是有精神;且面如冠玉,俊秀多姿。

沈嫻不由想,寧愿在秦如涼那一棵歪脖子樹上掛死,放棄這大片的良木、棟梁、可造之材!她腦袋灌膿了么?

他先開口,語氣溫文而恭敬,對沈嫻揖道:“公主的傷,好些了么?”

“你知道我是公主?”沈嫻問,“你是誰?”

“在下連青舟,少時與公主是舊識。”

輕巧一句話就解釋了連青舟為什么要救她。

又是輕巧一句話解釋了他為什么偏偏在今天過來。

丫頭出去后,沈嫻就開始旁若無人地拆繃帶,這連青舟就在一旁恭恭敬敬地疊手而立,說:“今日秦將軍大喜,在下來帶公主去吃喜酒。”

連青舟表現得很尊敬,沈嫻習慣了光彩照人的,很滿意他的態度。

?沈嫻手上繞下一圈圈繃帶,快要把她的手裹成了粽子,她笑笑道:“求之不得,拆人姻緣這種缺德事,我最喜歡干。”

繃帶全部撤下以后,沈嫻總算得以見到這張毀容以后的臉。

臉上已經消了腫,但從眼角斜伸到嘴角的兩道傷疤幾乎貫穿了她整張臉,看起來有兩分銳利的可怖。

她著實被嚇了一跳,一時竟不知是該伸手捂鏡子還是還捂臉,跳腳罵道:“臥槽,真是最毒婦人心!”

這哪里還是她曾經美艷逼人的模樣,連美顏相機都挽救不了這張臉啊。

而這些都是秦如涼和柳眉嫵賜給她的。

以前的沈嫻雖然死了,卻留下滿腔怨憎和委屈給她,她若是不討回來,那位傻公主只怕走得也不安心!

今天這杯喜酒,她去喝定了。

將軍府,朱門迎喜,紅綢遍天,光是在門外便能聽見里面賓客滿堂的熱鬧喧嘩聲。

沈嫻出現在這扇熟悉的朱門底下,瞇著眼仰頭看了看這門楣,而后堂而皇之地在眾人驚疑不定的眼神下走了進去。

有了這張臉,走到哪兒她都回頭率超高的。

她又回來了。當初她無論怎么敲門,都大門緊閉、無人響應,而今卻是喜迎八方來客。

賓客們都圍繞在喜堂外。

秦如涼穿著大紅吉服,舉手投足英俊不凡,和三個月前娶沈嫻時的冷若冰霜相比,今日他始才有種人生贏家的喜悅之情。

新娘子柳眉嫵則在千呼萬喚中緩緩現身,她步態輕盈婀娜,風情無限。

還沒開始拜堂,人們就已紛紛開始贊嘆,這雙新人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吉時到!新郎新娘準備拜堂——”

秦如涼和柳眉嫵牽著紅綢,面向門外。

“一拜天地——”

兩人齊齊彎身。

然而,這將將一拜,四周安靜得落針可聞。

緊接著是一道道抽氣的聲音。連喜婆的唱和聲都卡殼了,結結巴巴了兩下。

秦如涼直起身來的時候,冷不防看見一名女子現在喜堂門前最前面的正中間,負著手,姿態傲然。

秦如涼愣了一愣,竟沒有第一時間認出沈嫻來。

沈嫻臉上的疤痕丑陋而可怖,仿佛把她的臉分成了幾塊,拙劣地進行重新拼湊。

難怪周圍都是抽氣的聲音。

沈嫻自以為還算和氣地對秦如涼一笑,露出森森白牙,道:“秦如涼,你能耐啊,才和我結婚三個月,這不小妾就進門了。”

小說《帝女之再世為凰》 第004章 拆人姻緣是件缺德事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暖婚小說
  2. 鬼怪小說
  3. 空間小說
  4.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我愛我色網_廁所偷拍在線視頻_俺來也官方網站_先鋒影音資源網站5qlu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