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總裁 > 總裁,離婚吧!
總裁,離婚吧!

總裁,離婚吧! 青青子衿 著

連載中 白洛汐陸少瀾 懸疑仙俠種田虐戀

更新時間:2019-10-30 16:59:02
小說主人公是白洛汐陸少瀾的小說叫《總裁,離婚吧!》,是作者青青子衿寫的一本總裁言情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您所撥打的號碼是空號,請查證后再撥……您所撥打的號碼是空號,請查證后再撥……”白洛汐就像中了魔障一般,一遍又一遍撥打同一個號碼,可是聽到的都是同一個聲音。...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跳轉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沒有。”白洛汐坐上副駕駛位,晦澀的低著頭。

“想吃什么?”陸少瀾驀地伸出手,體貼的為她系上安全帶。

他的一舉一動讓白洛汐受寵若驚:“我什么都喜歡吃!”

“這么好養?”

陸少瀾似笑非笑,眉眼柔和。

“是啊,我本來就很好養。”白洛汐頓時沒那么緊張了,和陸少瀾開起了玩笑:“娶到我是你八輩子修來的福分,要好好珍惜我,知道嗎?”

“去看了神經科醫生?”陸少瀾調侃道。

被陸少瀾笑話,白洛汐羞得滿臉通紅,嘴卻依然不服軟,不滿的抗議:“你怎么不早告訴我你不是牛郎,害我被那家破醫院騙你了那么多錢,我不管,你賠錢給我。”

“人都賠給你了,錢算什么?”

陸少瀾自然的拍了拍白洛汐的頭,然后關上車門,從另一側上車。

白洛汐摸摸自己的頭,暗想,也對啊,陸少瀾現在是她老公,他的一切都是她的,錢算什么。

她應該慢慢適應一家人的感覺,不然總這么生分,根本不像夫妻。

陸少瀾帶白洛汐去吃野生的長江魚,餐廳豪華氣派,裝修擺設很有情調。

“我們這算不算是約會?”白洛汐左顧右盼,有做夢的不真實感。

“點菜。”陸少瀾勾勾唇角,沒有正面回答白洛汐的問題。

席間,陸少瀾的話不多,但帥哥和美味佳肴讓白洛汐食欲大開,她埋頭吃飯,也顧不上說話。

陸少瀾沒把白洛汐的肚子搞大,白洛汐自己把自己的肚子吃大了。

直到肚子撐得圓滾滾,白洛汐才不舍的放下筷子,滿足的嘆氣:“真好吃,好飽啊!”

吃完飯之后,白洛汐覺得她應該和陸少瀾好好談一談,商量一下婚后的生活。

陸少瀾把她帶到他位于市中心黃金地段的豪華公寓,已經為她安排好了以后的生活。

“你以后就住這里,有傭人陪你。”

白洛汐詫異的問:“你不住這里嗎?”

“我要出差。”言下之意,他只是暫時不住這里。

“你去多久?”

“兩個月!”

“這么久?”她失望的看著他:“遠嗎?”

如果不遠,她還能找機會去看他。

“美國。”

“哦!”

好遠,看來這兩個月都沒辦法見到他了。

陸少瀾把白洛汐的指紋錄入了密碼鎖,給了她隨意進出的權利。

……

白洛汐打算過幾天再搬到陸少瀾的家,必須盡快把她租住的公寓轉租出去。

離開陸少瀾的住所,白洛汐揉揉脹鼓鼓的肚子,繞著廣場的商業圈漫不經心的邊看邊走。

而陸少瀾則默不作聲的走在她的旁邊。

商鋪的櫥窗玻璃倒映出兩人的身影,看起來竟出人意料的和諧。

走到一家名叫“柏拉圖新娘”的高檔婚紗定制店的門前,白洛汐被櫥窗里奢華精美的婚紗所吸引。

每次逛街,從這家店門前經過,她總是會駐足觀看。

沒有一個女孩抗拒得了圣潔婚紗的誘惑。

她曾無數次幻想自己穿著婚紗與顧彥池走進婚姻的殿堂。

至從顧彥池失聯之后,她再也沒有到這兒來逛過,也沒有再做過不切實際的夢。

手趴在玻璃上,她的臉幾乎貼了上去。

她已經被櫥窗里的婚紗深深吸引。

實在太漂亮了,比以往展出的款式都要華貴典雅。

抹胸上綴滿了瑩透閃亮的施華洛世奇水晶,腰間系著精致的蝴蝶結,裙擺是由整幅蕾絲鑲嵌在香檳色的緞面上呈波浪型垂下,工藝獨特,經過精細的加工,圖案花紋有輕微的浮凸效果。

“哇……好美!”

白洛汐情不自禁的贊嘆,多希望穿著這件婚紗的就是自己,拖著大大的裙擺,一步一步慢慢的走進教堂……

“嗯!”陸少瀾的輕哼將白洛汐從紛飛的思緒中拉回了現實。

“陸少瀾,我能買件婚紗嗎?”

她小心的詢問,突然覺得自己很委屈。

以前她一直覺得結婚的時候買件婚紗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可是現在,一切都變了。

她甚至不知道他會不會給她一個盛大的婚禮。

就算沒有婚禮,她依然向往這美麗的婚紗,哪怕買下來偷偷在家里穿,自我欣賞,自我陶醉,她也愿意。

一輩子就奢侈這一次,她不想等老了才后悔。

“可以!”他一口答應,指指大門,“進去看看。”

他的爽快讓白洛汐很是驚喜,興奮的就想往店里沖。

走到門口,她回過頭,再確認一次:“今天可以買嗎?”

“只要你喜歡。”陸少瀾大步上前,拍拍白洛汐的后背,進了婚紗店的門。

白洛汐樂不可支的跟上去。

小說《總裁,離婚吧!》 第9章結婚后的第一次約會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懸疑小說
  2. 仙俠小說
  3. 種田小說
  4. 虐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我愛我色網_廁所偷拍在線視頻_俺來也官方網站_先鋒影音資源網站5qlu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