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軟街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曲陌路綿綿
曲陌路綿綿

曲陌路綿綿 莫莫而言 著

已完結 許藝綿程曲陌 歷史古代仙俠輪回重生

更新時間:2019-11-05 17:33:09
主角叫許藝綿程曲陌的小說是《曲陌路綿綿》,它的作者是莫莫而言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許藝綿最愛的是程曲陌,在這個救死扶傷的地方,她卻一次次的倒在這里,她一次次傷在他手里,最后卻死在他手里……人都是這樣,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可是她還能回得來嗎?她還能像以前那樣跟在他的身后,回到最初那些純粹的日子嗎?...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章節目錄

許藝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過一個月,他們都決定結婚了。程曲陌,還真是一點機會都不留給自己啊……

許藝綿靠著墻滑坐到地上,苦笑著,笑著笑著便哭了,哭得撕心裂肺。護士長趕忙上前安慰。

護士們見狀才想起事情的另一位當事人,雖然程曲陌把事情壓了下來,可流言蜚語終是逃不過人們的茶余飯后,許藝綿的形象在他們眼里,一落千丈。

到頭來,只有護士長和李預還在維護她。

哭過之后,許藝綿忍不住想他,她要親口聽到程曲陌的回答,別人說的,她都不信!

許藝綿再次走上那條熟悉的通往程曲陌辦公室的通道,她沒有敲門,直接闖門而入。

可眼前卻不再是程曲陌獨坐在桌前辦公的模樣,而是和胡靜纏摟在一起,郎情妾意,好不甜蜜。

她不該來的,可即便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她還是忍不住要問一句。

“你們……真的要結婚了嗎?”許藝綿咬緊嘴唇,努力讓眼淚別出來得那么快。

“你看不出來嗎?”程曲陌挑逗著胡靜的下巴,連眼神都不再給許藝綿。

“曲陌哥哥,你明天陪我去挑婚紗好不好,你喜歡什么樣的,我就穿什么樣的。”胡靜滿臉甜蜜地回應著。

許藝綿轉身跑去,逃離那個不再屬于她的地方,眼淚再也控制不住的掉了出來。

“程曲陌、程曲陌、程曲陌……”許藝綿念著他的名字,一路跑到了天臺,她恨不得把這一輩子要喊的次數都喊完,因為從此之后,程曲陌只屬于另一個女人,而她還有叫他名字的資格嗎?

許藝綿躲在角落里,哭得傷心欲絕,除了她自己,誰又能體會到她心里的痛?她追了24年的人,漸漸的跟不上他的腳步,最終只能看著他遠去。

一個溫暖的懷抱將許藝綿圈了起來,那厚實的胸膛,給了她一份依靠。

她的心好痛,這個擁抱就像彼岸的大樹,抓住了溺水的她,給了她喘息的機會。她抱住這個大樹,聲嘶力竭,釋放了所有的傷。

程曲陌看著和李預相擁的許藝綿,切切的咬著牙,他覺得有些可笑。

為什么自己要追出來,來看她和別的男人摟摟抱抱?來收一份剛剛他和胡靜擁抱的回禮?他在在乎些什么,他自己都不明白。

自程曲陌和胡靜傳出婚訊以來,胡靜一直都沒閑著,醫院上上下下早已把她當成了院長夫人,所到之處,畢恭畢敬。

盡管程曲陌不時常在身邊,她自己一個人也將婚紗、場地、婚慶都預定好了,實在看不出是個病人,她只在人前說:“人逢喜事精神爽。”

許藝綿卻只能兩點一線,只是來回的路上,忍不住抬頭看一看程曲陌辦公室的窗口,即便什么也看不到,那也是她心里上的一點安慰。

“藝綿!”李預叫住許藝綿,他已經不止一次看見許藝綿站在樓下,呆望著那一個方向。

可他又何嘗不是站在一個地方,看著她的那個方向呢?只要她回頭,他就在身后。

可她偏要一個勁的往前沖,哪怕撞得頭破血流,也不會回頭看一眼。

他們還真是像呢。

“主任。”許藝綿擠出一個微笑,她累了,真的累了。

“我說過,下了班就不要叫主任了,叫預哥。”李預緩解氣氛。

“好的,主任。”許藝綿心不在焉,她已經一個月沒有見過程曲陌了,哪怕是一個背影。

李預挽過許藝綿的肩,笑著說道:“走吧,預哥帶你去吃好吃的,沒有什么煩惱是一頓火鍋是解決不了的。”

“主任,我沒胃口。”自胡靜鬧出那些事以來,許藝綿日漸消瘦,如今能好好吃上兩口飯已是萬事大吉,就算滿足了味蕾,誰又能滿足她空了的心呢。

“好,不勉強你。但你得讓我送你回家,你這么瘦弱,真怕你半道被風刮走了。”李預順著她的意,開著玩笑。

“不……”

“不能拒絕,不然朋友都沒得做咯。”李預模仿著香港阿sir的口音,別扭的說道。

許藝綿淡然一笑,這是她這一個月來久違的笑容。

李預也跟著笑起來,在這個充滿生死離別的地方,許藝綿的微笑,會有他李預來守護。

小說《曲陌路綿綿》 第九章:你的微笑,我來守護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歷史小說
  2. 古代小說
  3. 仙俠小說
  4. 輪回重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我愛我色網_廁所偷拍在線視頻_俺來也官方網站_先鋒影音資源網站5qlu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